1. 主页 > 专栏 >

朗豫21世纪的制度对决:DAOvs公司制

朗豫 .details .details-cont p, p {word-break: normal; text-align: unset} p img {text-align: center !important;}

翻译:龙犄角

通过改变公司的等级制度,DAO在成为公司的替代物上越来越有吸引力。

公司是一套命令着人类必须如何行事的规则,而DAO是一群支配着规则必须如何运作的人们。

将人类从公司的等级制度中解放的DAO实验是高尚的;公司是以目的为驱动的实体,为了达到目标可以不择手段,包括利用剥削人类自身。带着对人类本身意愿的尊重,即便与公司的样板相悖,也是一件好事。

然而,尽管它们有望成为公司的代替物,日益成熟的DAO开始暴露出它们的裂痕。如果这些裂缝不被填补,DAO所取得的收益可能会被退还给企业。

定义企业

公司没有一个简单的定义;从结构的角度看,公司是由一系列相互作用的合同条款所限定出来的法律虚体。这些合同是与客户、供应商、雇员、贷款人、监管机构等签约的。在所有情况下,都有一个明确的共同的指令,即为公司的经济利益服务。

公司的这一定义与DAO形成鲜明对比,因为后者不存在刻入基因的同种界限。在公司横行的世界,如果股东对他们的首席执行官的工作感到不满,合同为他们提供了由法院强制执行的法律补救措施。DAO的确也有书面协议,但其效果有限;不像受委屈的股东,感到权力被侵害的DAO成员可以随时离开,向其他地方寻求解决方案。

投资/在Web2工作的我 Vs. 在DAO工作的我

公司的优势

公司印章

在一个组织呆过的人都会被他们的环境所制约,无论是华尔街的律师事务所还是密歇根州的非营利动物权利保护组织。因为成员们通常对这一事实视而不见,他们在不知不觉中背上了包袱。无意识间,旧系统的方式悄悄潜入新系统。

2008年的美国金融危机是一个例子。在这期间,财政部长是亨利·保尔森,投资银行高盛公司的前主管。尽管这次危机是投资银行做的恶,但最终,那些造成问题的公司也是被救助的对象。由此危机而产生的立法(多德-弗兰克法案)在2008年存在的公司周围建了一条护城河,增加了投资银行的财富。

可以说,结果是能够预见的——如果是一个前投资银行家来制定规则,他只会保护他自己。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刚刚从企业离开的DAO成员是否有能力做出改变。

在位优势

清晰的愿景

公司的愿景在每年的公司务虚会上被讨论,但它通常仅仅只是一个谈话的要点。至于DAO,愿景在每天的议事日程上;愿景和目的是一项正在进行中的工作,由会议上的每一个人定义。

DAO重视愿景这一点是高尚的,但拥有灵活的目标伴随着风险。公司为其股东服务,以金钱来衡量。如果一个DAO无法发现其目标,它将陷入困境——Web3架构师和早期DAO主义者Andre Cronje肯定能理解这一点。在他看来,DAO最好以具有独立目的的单一载体的形式来部署。“作为实体,我讨厌DAO...只要你想把DAO做成生意,它就会变得糟糕”。DAO越早经历早期的迭代,并巩固其去中心化的愿景,它们就能越早产生影响力。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chengliancj.com//zhuanlan/12801.html

意见反馈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