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专栏 >

靠比特币暴富的90后实体展出NFT会是博物馆与画廊入驻“元宇宙”的前哨

靠比特币暴富的90后 .details .details-cont p, p {word-break: normal; text-align: unset} p img {text-align: center !important;}

作者:杨宇青

在数字世界,作品的大小不受场地限制,也无需经过海关审批、资金审批、画廊排期等等繁多的手续。而在元宇宙中,线上/线下的分界线变得模糊。直觉提供这样一种答案,在NFT时代,实体展览并不影响数字艺术的产生、陈列、收藏中的任何一个环节。

但实际情况可能并不这么简单。

从2021年3月Beeple在佳士得拍出天价,到2022年世界第一家NFT艺术博物馆在西雅图迎来首秀,实体世界的机构正在强硬地规划NFT艺术世界的格局。同时,古根海姆美术馆合伙人之一,金融巨鳄Todd Morley也在去年五月宣布计划在纽约建造NFT美术馆,选址与MoMA当代艺术博物馆遥遥相望。

博物馆NFT展览往往有三种形式:在实体空间展览(一般是高清电子屏),AR/VR交互展览、以及在例如以太坊支持的元宇宙平台上CryptoVoxels进行虚拟展览。而在Dissrup平台上,艺术品、NFT加密艺术、以及“数字与实体融合”(Phygital)三者混合的媒介形式正在成为新现象。如果观察去年一年从美术馆、艺博会到独立空间组织的展览,就会发现NFT加密艺术的探索者在不断创造在实体空间的呈现NFT作品的机会,融合线上/线下展出形式,从而打破同温层。

本文列举了近一年内发生的具有代表性的NFT加密艺术在实体举办的公开展览,来探讨NFT加密艺术如何以一种“新媒介“的面目激活从欧洲的传统美术馆到西雅图科技艺术社区等一系列空间。

审慎的机构“自救”行为

新冠疫情爆发以来,欧美美术馆营业收入大幅缩减。传统机构推出NFT加密艺术展览并募资似乎在逐渐成为一种合理的机构“自救”行为。NFT在拍卖行的商业成功,对于更保守的机构来说是一次成功的“预备役”。乌菲兹美术馆以170,000美金的价格出售一幅米开朗基罗作品的NFT版本。圣彼得堡的赫尔米塔日博物馆则和加密艺术平台Binance合作,铸造梵高、达芬奇、莫奈作品的NFT版本。每件作品一式两份,其中一份将归属于美术馆的永久收藏,并在NFT加密艺术展上展出。

博物馆大英博物馆藏品

尽管传统博物馆做出迎接NFT新媒介的姿态,但动作依然审慎,特别是在去年大英博物馆决定出售包括《神奈川冲浪里》在内200幅葛饰北斋作品的NFT收藏版引发负面争议后。《The Art Newspaper》撰文称,大英博物馆出售的NFT实质上无异于将美术馆藏品作为价值“担保”的“衍生金融产品”,从而对美术馆提出道德和法律上的质疑。而赫尔米塔日博物馆也并没有公开Binance上链作品的原作名单和拍卖价格。展示NFT加密艺术在后疫情时代依然是一种策略化的机构行为。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chengliancj.com//zhuanlan/12784.html

意见反馈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